文章分類

24 12月, 2012

十二月二十三,冬晚



平和冬日的晚上,安靜極了。
沒有一點車聲人聲,連蟲鳴都消失了的冬夜。

我在書房裡,
手指在冷冷的空氣裡打字,感覺天色漸漸由向晚入夜,
一切生命都將休養生息。
小飽從田裡回來,廚房又多了一桶地瓜和幾根玉米,
糯玉米和雪珍玉米,剛剛摘下的,
立刻就被他丟入電鍋裡蒸煮,
電鍋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下周可以出玉米麵包了。」
小飽低低地說。

冷冷的空氣裡,他開房門,
端上兩半截熱騰騰的新鮮玉米,
一口咬下,這冬日大地的恩賜。

一切靜寂,燈光昏黃,我們無聲各自在客廳和廚房間移動,
煮麵、寫字、打電話聯繫、然後一起看一部安靜的電影,
洗碗與揉麵……
我一邊做事一邊想,推翻了過去自己的武斷,
這裡雖沒有北國的白雪靄靄,春與秋轉瞬即逝,
只要感官敏銳一點,更接近土地或農村一點,
就可以清明地感知到,台灣的四季。

溫度下降,動物蟄伏,草也慢長,
人們需要熱食以暖身子骨,需要寂靜,
提醒冥想與歇息的重要性。

第一次,清楚地觸摸到
冬夜深長的寧靜與滿足,在一座亞熱帶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