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27 8月, 2014

八月十八。有根 (花蓮/壽豐)

                                                                        [帶著爸媽上合歡]


因為是臨時邀約,興之所致,
我跳上國評車子的時候,跟吟芳一起歡呼,
坐後座的兩人不停高高揮舞雙手:
「耶~我們要去郊遊!」
「不用帶小孩,耶~~~
其實我們只是要去附近看一塊地是否可租來種一些東西。
離住家約莫三分鐘路程,一車卻歡欣鼓舞如同出遊。
時值國評妹妹在家幫忙帶小孩,
而我爸媽說好來玩四天仍未抵達花蓮,
我們從生活的瑣碎裡拔出,多麼難得四人同車而無罣礙,
就那麼一瞬間,恍如學生時代,
我們興奮異常,更多是珍惜,儘管就是幾分鐘。

「耶~沒有小孩!」
「耶~沒有父母~~~
副駕駛座上的小飽悶笑,國評搖頭:「你們壓力真的很大……」
啦啦啦、啦啦啦,我們歡欣鼓舞地駛離五百戶~~~

歡樂時光易逝,十分鐘後便回到家。
立刻跌落回現實的枷鎖裡,
評芳回家帶小孩,我們趕在爸媽來以前大掃除,
我在洗洗刷刷間,感覺早上十分鐘出行帶給自己的大解放,
痛快極其短暫,卻回味無窮。
爸媽就要來了,
雖然連續幾天忙到腦袋空空、雖然就是要空出四天陪伴兩老,
但能為他們理出一個異地的家予以安頓,也是一種榮耀。
刷浴室的時候想著,父母能來真好。
雖說父母(子女)不在無牽掛無負擔,
但有父有母(有子有女),生活才有踏實到骨頭裡的依歸吧。


06 8月, 2014

七月二十八。大溪祗神 (花蓮/壽豐)




謝謝花蓮。
謝謝她擁有高山流水和湛藍大海。
我在她的懷抱裡,得以慢慢學習
如何在森林和溪水裡,找到自己的節奏。

大學的時候,我是登山社,
社團夥伴共屬的氣味讓我安心,
但不知為什麼,我無法和學長姐一樣
如此熱愛爬山溯溪。
我沒那麼喜歡爬山,總爬得氣喘吁吁每日都有行程要趕。
更不喜歡溯溪,要背著大背包和一堆技術裝備,
在溪谷裡跳來來去,膝蓋好累,
深潭游起來背包就全濕,風一吹來,簌簌發抖。
有時長程溯溪,一溯就是五天七天。
早上醒來,還得穿上冰冷濕透的防寒衣和溯溪鞋……
我有點苦惱,明明喜歡大自然,
不知道為什麼卻無法融入。

喜歡上溯溪,是這一年的事。
壽豐周邊有許多精彩的溪流,
翡翠谷、米亞丸溪、白鮑溪、清水溪、清昌溪、鳳凰瀑布……
夏天一到,大溪祗神就會召喚我們。

我才知道怎麼把爬山溯溪融入生活的節奏裡,
沒有既定行程、無須趕路,走到哪就是哪,
在水流間遇見安靜的自己,觸碰自己的潛力和極限。
被深潭和水流擁抱,大自然是最好的母親。
瘋狂、冷靜、勇敢或怯懦都會在這時候跑出來。
仰頭,陽光穿透葉隙,瀑布從谷頂刷下,
走到它底下。

衷心感謝這個居處,充滿水流聲的夏天,
走一條溪,身體感覺暑氣遠走,
水流嘩啦啦沖刷大石,我們得到能量刷新自己,
溪谷收束的流線啊,水底發光的玉石啊,
當微風在谷地裡穿梭,我們跳石驚呼,
感覺自己一點一點地縮小、縮小,
縮小到和石礫一樣,成為溪谷的一部分,
保持敬畏,噗通一聲一躍而下──
我於是好喜歡溯溪,謝謝祂的擁抱,
一股渾身冰淨的透明感,裹起了自己,
如歌的節奏,也在心底靜靜流淌成一條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