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18 12月, 2016

十二月十八,農場竹車擺攤記 (美濃)






人一生工作忙碌,如果工作能帶給自己和他人快樂,
那真的,很美。

小飽麵包回美濃退役後,其實不常擺攤。
今天託野上野下與潤惠有機農場舉辦拔蘿蔔活動,
飽才有動力把前陣子友人送的竹車重新整理。
當初小刀跟10向鳳山一位老竹師傅學做竹車,
找了輪子,並將公寓撿到的鐵浴缸嵌在竹框內,
手作的溫度令人著迷,完成後卻少有使用。
他們去澎湖前,讓我們將竹車載了回來,
飽在浴缸上鋪了木板,就成為一個小小的竹車攤位,
接上摩托車或腳踏車,好適合小巷遊走。

開心的是朋友的手藝終於被留了下來,繼續使用著。
開心的是竹車推出去,好多老農小農前來讚嘆與觀看。
擺攤結束,幾位農夫跑來研究竹車結構,
「竹子用楯接?」有人挑眉。
「我朋友很厲害喔!」我驕傲地揚起下巴。

煮了冬瓜檸檬,不想用紙杯紙碗,我們準備了20個瓷碗。
因攤位不遠處就有水龍頭,喝完一碗,再自己洗好還來攤位。
也曾擔心客人可能因為麻煩就不買,
沒想到大家好"上道",一碗盛滿,站在攤位前喝,
或是小心翼翼端到一旁坐著喝。
孩子們洗好碗跑過來還,我接過碗,
消費完全不留痕跡,
心裡覺得感謝,而且滿足。

今天飽做了55個貝果,廚房好久沒飄過這麼長時間的麵包香了,
旗山的熟客知道我們擺攤,第一時間來訊預留貝果。
「貝果可用大鍋子裝,我再用鍋子接。」這位熟客交代。
夜裡我們到旗山吃飯順道送貝果,遠遠就看到母女倆站在巷子口等待。
兩個人手上端著大盤子,好像侍者。
我們將保鮮盒內的貝果一一夾到他們的盤內,
看著孩子盯著貝果唯恐它掉下來:「哇,有巧克力的!」
她們什麼包裝都不要,甚至用腋下夾著兩公斤的小飽米。
冬日的風微冷,看著她們小心端盛走進家門的背影,
我感到幸福──
是這位母親的信念,傳遞給我們的。

於是我好喜歡擺攤。
從一開始竹車駕到,幾個攤位為了竹車喬位置的溫暖貼心開始。
我們交易,以物換物、或以錢換物。
認識或熱絡彼此。
有時我覺得買下的不只是食品本身,它真的有很多故事。

忙碌一整天,是那麼值得。
你們以為是我們堅持做健康美好的食物。
但你們有所不知,
是因為你們的支持配合,我們才有前進的理由。

謝謝!!(彎腰)




01 12月, 2016

十一月二十七,久違的窯烤小飽麵包 (高雄‧美濃)



靈山腳下的[二羊農場]前日剛做好了桶窯。
與我們記憶中花蓮[光合作用農場]的桶窯有異曲同工之妙。
事實上,我們未曾認真動念要與窯建立關係。
但不知為何,生命中待過的地方都有窯,都要造窯,
於是人生便與窯相連。

回美濃某一天,
二羊農場女主人碧如姊邀請小飽過去窯烤麵包。
天知道,自從過去量產窯烤麵包過後,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未曾再碰過窯。

那天下著綿綿細雨,
飽和我率先抵達安靜的農場。
農場主人阿善哥有雙巧手和藝術家的粗曠美感,
結合木頭與鋼鐵,將戶外棚子下的空間整理得相當迷人。
冬日的冷雨中,我們蹲在窯前生火,
碧如姊已整理好自家採收的小芋頭,
用柴火燉了一大鍋湯。

我坐在那裡顧火,朋友尚未到來的安靜早上,
水氣朦朧,在火舞動的姿態中看見舊時代的簡單富足。
如今得之不易,過去卻理所當然。
水與火並置一刻:「好像在山裡喔!!」我轉身與飽喊著。

飽點點頭,許久沒碰窯的他
許久沒揉大麵糰的他,
與柴火工作,讓我們好生滿足。

這裡雞犬相聞,貓咪靈躍,
安安靜靜地逼逼啵啵聲中,
偶爾有我與碧如姊的低語。

後來,阿善哥回來了,說要加做披薩。
飽把揉好做麵包和佛卡夏的麵團分了一部分出來。
阿善哥添柴很快,窯的溫度迅速竄升。
後來,朋友們一一到來,
[有塊田]的雅菁帶了一鍋飯和自己種的玉米,
傳芬在家裡剛做好的餅。

後來,就很熱鬧。




我一直記得的,
那樣久違的溫度與柴燒的煙燻味。
窯烤麵包出爐一瞬,「哇──!!」眾人的驚呼聲。
佛卡夏微焦但膨得那麼完美,
刀子切開瞬間能見蒸騰的熱氣,漂亮蓬鬆的氣孔,
迷迭香香氣四溢,孩子一口接一口。
自製披薩、自製麵包、自栽玉米、柴燒芋頭湯,
傳芬像孩子似地趴在烤盤前癡癡等待,
因為我宣布麵包未降溫前不可以先動手。




我真的這麼以為過。
知道這過程的繁複與積累的倦怠,所以不會輕易做窯烤麵包。
可是出爐一瞬間,我們也忍不住「哇──」那個一瞬間,
那是人對於手感生活,最原始熱切的盼望。

謝謝[二羊農場]邀請,謝謝[有塊田]作伴。
那天的雨淒冷,
但樹林奉獻生命,人奉獻手,創造火,
大啖暖呼呼的窯烤食物,
聊著成天的雨會不會影響田裡的蘿蔔,
嘆著農忙農忙啊好累好累...
煩惱不會因這刻美好就消失,失落沮喪也不會,
但是啊,就因這共享的誠摯的盼望被落實,
偶爾齊聚一堂,溫暖吃進肚裡,
日子這麼一天天過去,猛一回頭,絕不後悔的,
飽滿百感的,美濃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