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17 8月, 2010

出發(雲南旅居)


[想把幾篇日記整理好]
[一併重新整理去年夏冬]
[謝謝神小魚,跟我說排版的重要性]



    正在看去年手寫的旅行日記。

    我其實,喜歡所有粗糙的、不經意的、未經修飾的、甚至是輕率遺留的東西。

    我想起出發前,兵荒馬亂打包的同時,因需要而開始翻尋當初在中國大陸移留下來的資料。
    
    你們常常都有這樣子的感覺吧?在生活某個慌亂不經意的時刻,被迫整理東西而時間又萬分緊迫時(例如火燒眉睫的搬家),突然翻到久遠一個靜謐安詳的自己,你禁不住多翻閱了幾頁,那些時刻就這麼一點一滴流進了心裡。

    是的,我找到了去年冬天和大前年夏天,在路上的自己,但我並沒有被那些寧靜或繽紛所影響,我更慌亂了,想著:天啊,那時怎麼能這麼簡單、這麼安靜呢?我拿起了一本、又拿起一本,你知道嗎?大前年那個夏天,我寫光了不知多少筆記本兒,用一個黑色大夾子夾起來了,薄薄的紙張堆疊著厚厚的日子,厚厚一疊蓬勃生長的自己窩存在這裡,我現在看見了,並且震驚於曾經如此認真記錄著每一個流動的時分,我不知所措,而且我現在很忙,那是凌晨兩點半的打包,再五個小時我就要出發北上,大背包還沒站起來,我就被過去那個漂泊太安穩的自己壓得喘不過氣。

    充電器,我的充電器呢?還有國際插頭沒買、棉花棒還沒裝進夾鏈袋裡、洗髮精沒有小瓶子裝、醫藥袋怎麼這麼大一包……啊,我忘了skype的耳機!

    當我在家裡,來來回回衝撞著生活瑣碎,心裡還惦記著,那個曾經存在的、遙遠異地的自己。因為被擲地有聲地證明過,這當下的自己反而異常地狼狽,我搓揉幾個塑膠袋,一個一個地分門別類裝好,束起,故作鎮定地裝進大背包裡,心裡還懷疑著,怎麼那時候能在飄移和不停轉換環境的狀態下,這麼清醒呢?
  
    我終於默默承認,這時刻的自己有多麼凌亂,長時間的壓抑讓自己也失了準,以至於我拾起那些行走的日子裡所遺留下來的字跡,只能暗自驚恐於其中蘊含的能量。
   
    我一邊打包,一邊不停地安撫自己,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羨慕那時候的我。
我拿起最新一本尚未寫完的筆記本,連著大前年夏天買的手寫版,一起塞進大背包。那是哈尔滨市中小学防近视作业本,上頭三個大演草的大字排頭,下邊有一個漫畫的大眼女孩,旁側是远离毒品青春无悔的標語,在大賣場看到的,那時我深知我沒法再寫精美的筆記本了,一輩子都用這種隨手隨寫的作業本吧!一輩子都和它一樣,充滿著小人物的生活味,隨便塗鴉也不在乎的必需品吧。
   
    我期許,每天都要更新一次自己,並且毫不留戀既往,時間也許會要脅自己,但無阻礙生活的前進和年歲的成熟,我很清楚我再也回不去初始行走的模樣,也不需要回去。而我喜歡時光本身更甚於歲月,所以就這麼走下去吧,驚慌和挫折都是好事,那讓我可以延續自己的腳印走得更多,也許不需要更廣,但某些故事的確是因為如此更深更綿延。謝謝時空移轉和滄海桑田,儘管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也為這敵人的緊緊相隨而有更多的土地與時光。



2010.8.17,昆明駝峰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