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07 5月, 2011

五月七日。不聽音樂 (花蓮/鹽寮)

                                                               [我為這個肚子前來]


[母親的手]


[父親的背影]


                                                                           [晚餐]


                                                                         [甲板上]

                                                                         [的我們]



來到鹽寮的碉堡以後,我習慣不聽音樂,
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我對自己有一些功課,
我訓練自己一些習慣,
我希望自己每天早起,
我可以清晨在海邊做瑜珈。

有時四十分鐘、有時一小時、
有時,一個半小時就過去了。
我喜歡聽自己深沉的呼吸,
身體伸展的時候,也會有聲音。

我比以前嚴格,有自己的一套規律。
喜歡早起,開門開窗,最先感受到碉堡的呼吸,
掃地是一種習慣,然後就做瑜珈。
在客廳正後方的水泥地,或在大海房裡,
以後晚上,我想要上甲板做。

專心吃早餐、收拾、洗碗。
我喜歡早上專心工作的清醒和效率。
尤其喜歡,自己跟上這些規律。

早飯以後大家各自散開,各自專心工作,
雖然看不見彼此,偶爾會相遇,
但是一起專心工作的感覺真好。

我幫碉堡寫部落格,這是我現在的工作,
我的工作沒有報酬只是生活,對我來說是一種功課,
訓練自己專注和靜心的功課,
我喜歡,這樣嚴格訓練的過程。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不需要音樂的,因為這裡的海浪聲好近好近,
(真想念19342分之1)
我很開心地發現自己毋需太多其他附加的,聲音或是影像。
專注於當下所遇到的,並及時把握。

掛心的事,當然有很多呀!
掛心自己未完成的小說、掛心已經設定的目標、
掛心還沒吃維骨力、掛心衣服未洗、
掛心書琴還沒生(臨危受命當陪產員,是我的榮幸)
掛心,男人的新生活。

所以當他問起,我會說,
這是我的功課,一個月。

我開始學會,
不設定遠方的目的,專心走當下每一個小步,
就在這當下的專注裡,慢慢就會產生一種安寧,
如同身畔的海潮。

我在這邊,生活非常簡單。
起床、掃地、瑜珈、早餐、敲字或拍照、中餐、鎖碎生活,
有時會有點心(我總是提醒自己不要吃太多)、閒聊、工作、晚餐,
回房間以後,還有o’rip或其它的稿子要寫。

自己的時間是什麼?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沒辦法看一本閒書、聽歌、寫自己想寫的字、玩耍或找男人,
但現在我想清楚了,那只是思考角度的問題。
因為每一個吃飯與生活的片刻,如果你不會因此而厭煩,
如果大多時候你感覺到安定,那每一分一秒的現在,
就是自己的時間。

這麼想的時候,我就感覺到開心了。
而我仍就期待自己可以更早起一點,
這樣我就有更長的時間可以好好做瑜珈。
和發現碉堡的角落、以及人。

謝謝大碉堡(如果碉堡有肩,我會拍拍)

p.s
我的工作是,寫部落格。
我喜歡這個工作的過程更甚於工作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