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04 10月, 2011

三日 (花蓮)

                                            [他種下的玉米,抽芽了]


0827

窗外下著雨,據說是颱風要來了。
雨打鐵皮發出了滴滴答答的聲響,蓋住了電腦的音樂。
夏天於是開始清涼。

生活在這一年,不知不覺置換了。
我在花蓮嘗試安定,當朋友們一個個遊走四方。
這些人的遊走或流浪都影響不了我,不知道為什麼,
我就是清楚明白,這一年,我的功課是安定。
嘗試在一個地方,和所愛的人,安居。
即使時序進入8月,我好像還是沒有什麼長進,
安定需要勇氣,相較之下,旅行的確是太容易。

好像,穿越一個黑暗陰涼的隧道,看不見,跌跌撞撞了好久,
才朦朧地感覺前方有一個光點。

0926
好久沒有移動到其他縣市了。
遇見一個好久不見的夜。
四個女生圍坐在落成不久的客廳裡,聊著瑣碎的生活,不知不覺就到了凌晨。
多數是煩惱。
真的,多數都是煩惱。
聊到氣頭上,她拿起鮮蝦餅就吃,坐在沙發上,鼓著腮幫子,一片接一片。
我們都大笑了。
大笑是真的,生活諸多的壓力、責任、徬徨或不得志也是真的。
突然有種奇異的感覺,
幾個人窩在一起分享彼此的操煩與無奈,在深夜裡抱怨哀嘆,
吃蝦餅或罵髒話,
不知為何,到底還是幸福的。
何其有幸,我們能擁有彼此的煩惱。

妳最近好嗎?
家的不穩定和未知旅程的不安籠罩了自己,讓瓜瓜這麼問起我。
到車站的一路上,我的話比以往都少。
自己也清楚,我並不那麼努力於寫字。
我坐在後座沉默,停紅燈時盯著店門口的擺飾發呆,
瓜瓜的髮絲揚起。

生活一樣,太陽依舊東升西落。

我知道我還在隧道裡,隧道轉彎了,看不見光點,
所以一片闃黑。
但光點存在著。千真萬確地存在。

1003
雨不停下著,今年天涼得早。
雨滴打在窗前的陽台上,濺起的樣子很好看。

早上我們冒雨出門吃早午餐,坐到最角落的一個位置,
面朝店門口,
我還記得從裡頭望出去的景色。
三棵綠色的樹在下雨的天氣裡閃著綠色的光芒,
店老闆站在門口看濕淋淋的街道,
空氣被雨洗得好乾淨,
那畫面不知為何頗為好看。
我坐在角落裡,和男人大發厥詞關於社區型農業的亂想,
一群人相互邀約,一起前進一個村子,這件事情聽起來很酷。
比我獨自一人上山一個月還要厲害。
老實說,很厲害的事情可以經常圍繞在身邊也蠻難能可貴的,
而且不是掛在嘴上說說就可以了結的事,
但要一直維持很厲害並不容易,因為不可以偷懶。
不管是身體、心或嘴巴都不能偷懶,這件事很難,
我總是不斷地在這種恍然大悟的過程中。

計畫書已經改好了,採買還剩幾樣,
大背包站起來了,補給已二度確認,
只剩天氣。

連日豪雨讓我有些心慌,再經歷一次出發前的搖擺。
我對朋友嚷嚷我被大雨受困在山下,其實已經在上山的過程中了。

從陪產的猶疑就開始,這真是一個很神奇的過程,
我為要不要陪產而選擇出發上山的日子,
在這之間躊躇許久,不知覺耗去許多徬徨的力氣,
直到一天早上,我出門前跟孕婦佩馨說,我可以陪她到最後的10/7
她說沒關係可以按照自己的計畫,我說:不到最後不要輕易放棄。
她笑了,我喜歡她的笑聲。

可是阿妹仔在9/28那天就生下來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看到阿妹仔的小小身軀和臉蛋時,不知哪裡來的,
身體裡突然生出一股力氣,不再害怕。
好像,一切不安都得以在這小小的誕生中,得到釋放。

然後我們就去看賽德克巴萊下集,我想趕著上山前去看完,
明知是悲劇還是想把它看完。
看屬於山的子民是如何在山裡重拾他們的驕傲。
早上我背著大背包去排隊買票(幹老娘好久沒排隊買東西了)
夜裡推著夥伴們進戲院。
儘管是瘋狂的殺戮,
眼睛流轉在那些山嵐與樹,鳥與溪澗之中,
看到一半,卻突然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召喚。
那是山。我聽見了。

太奇妙了,回程的路上我跟男人這麼說。
看到巧巧的名字在電影名單裡覺得驕傲,
看到煙霧在山中繚繞感到被啟動,
太奇妙了,那就執行吧!
如果聽見某種召喚,如果生命就是要奮力實踐個人的天賦。

我在隧道裡,模模糊糊的看見了光點,
不知還有多遠,站穩腳跟之後,就慢慢地前進。
一邊徬徨,一邊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