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20 2月, 2013

二月。身後 (花蓮/壽豐)



許多人問我為什麼是花蓮?
跑遍那麼多地方,為什麼是花蓮?


年前,一天早上醒來,在廚房燒水的時候,
瞥眼看見門外的朝霞似乎很美,跑出門,就看見了山。
 
中央山脈,就在家的後方,默守著。
當然不是第一次看見了,早就知道了的。
可是我還是激動得跑去拿相機拍下來,
以再次確認這樣的知足與感動。
 
中央山脈的肌理很清楚,曾經多少年少輕狂,
如今又是一切如新。
 
我開心地拍下這一天的山和家,
似乎如果沒有照片就不足以證據確鑿地表示
我們真的生活在這裡。以這樣的生活方式。
 
我不再常常上山,而我終於學會了,
在山下仰望著山,仍覺得腳踏實地,不憤世嫉俗。
山上和山下就在那一瞬間,交融在一起了,
沒有什麼是絕對的。
 
拍完山和家,我到後院去看香蕉樹,
著迷地看著它驚人的深紅色花苞每天都有一點不同。
我多麼喜歡,一天一天看它長大。
看它長高、長葉子、開花,
看無限花序是如何一天一天展開、發散、變大,成為香蕉的。
我才明白,果實原來是這個樣子。
 
 
 
朝霞燦爛,我站在地平線上,
深刻地發現了原來山上可見的風景這裡就看得到,
不假外求。
 
多麼奢侈平凡的當下,身後,默守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