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10 12月, 2014

十二月十日。拍拍 (花蓮/壽豐)

昨夜睡前,我與飽分享夜間主臥房關燈後,
因我們自製的窗簾很薄,風吹簾動,
(一為大學東寧老屋的藍紗、一為內蒙東北老市場裡的藍紫條紋床單)
外頭月光總能將欒樹的樹影投射進臥室牆上。
我說,每天睡前看著樹影睡著,好幸福喔。

飽悶笑了。是嗎?他說。
是啊,這個房間很厲害欸,
你記得夏天陽台外的樹上有母鳥築巢,
築巢的母鳥動也不動,像雕像一樣專心孵蛋,
那麼近、那麼近就能觀察到~
小鳥破殼而出那天,好巧不巧被你發現(那時還大病初癒啊)
小小的雛鳥在窩裡面,毛很稀疏,媽媽每天餵養。
然後有一天颱風要來,我們都很緊張,想說鳥窩怎麼辦,
需不需要幫鳥媽媽搬家……
想不到台北擺攤回來,我拉著歐陽上樓看,牠們全家就不見了!
鳥媽媽太厲害了,牠一定知道颱風要來……

飽微微笑了,他的手在我身上輕輕地拍了拍。

然後秋天的時候,欒樹的蒴果會變成黃色,
很漂亮喔,一樹都是燦燦的金黃色,
然後一整個秋天,就這麼看它從黃色、到赭紅色、到深褐色,
到現在的冬天。

唉~冬天就只有北風啊,這房間朝北,北風呼呼呼吹,
就是蕭瑟!

但就算是冬天,每天晚上,
月亮一樣還是會把外面的世界潑灑在這面牆上,
你不覺得很神奇嗎?!
它明明很難得,卻幾乎每晚都會發生,變成平常的風景......

我靠在飽的肩膀上,從夏天一路說到了冬天,
一年將至。
飽點點頭,側身的他拍了拍我的臂膀。
相擁的我們就慢慢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