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17 9月, 2016

大溪祇神 [聯合報|副刊]




刊載於聯合副刊20160911


一、

    溪谷收束起來,我們走在綿長的水道中,順隨谷勢蜿蜒,沿水而上,一點一點揭開溪谷後方的模樣。颱風過後的水果然不可小覷,平日親切可人的白鮑溪,而今水勢也大得驚人。我看著溪水滔滔而下,在石頭與石頭間激起白花花的水,大水被夾在狹長的谷地間,刷過谷地每一處,任何物事在這裡,都必須學習與水共處。嘩啦嘩啦、嘩啦嘩啦,水聲在谷地裡漫天作響,我們必須大聲說話才可能聽得清楚。

    「天啊……」從台北來探望我們的小糖,惶恐極了。

    「你說什麼?」我大聲問。

    「我說天──啊!」小糖叫了出來,我聽出了她其實已經努力壓抑。

    「害怕的話,就跟溪水說,祂會保護妳。」我說。因為我都是這麼釋放懷疑和恐懼的。

    水勢比想像中大,但不影響我上溯的念頭。我們穿著溯溪鞋、身上有救生衣,小飽的防水背包裡還有長扁帶和扣環,有備而來,我們只想和溪水在一起。走溪前,在心底彎腰敬禮,與大溪祗神打招呼:今天我們來到這裡,請您導引我們上溯,謝謝您,一直都在我們身邊。

    這麼念著念著,心就莫名安定了。心安定了,步伐也就穩了。儘管水流刷下來,嘩啦嘩啦我連要踩踏的石頭都看不清,可是只要靜下心來,我就可以伸出腳,踩下下一步。眼睛看不見,就用感覺看見,感覺比眼睛更精準敏銳,這實在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沒錯,石頭埋在水花裡,嘩啦啦你以為自己站不住,可是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把重心放低,看穩即將下放的腳點,練習重心移轉,練習專注。站穩以後,就會發現溪水不是阻力,她是老師、是母親,提醒你時時做好自我評估,只要避免不自量力,我們就有可能推進。投入山谷的懷抱,隱匿在自然裡。

    我們逆水而上,小糖夾在小飽和我之間,前方有塊大石,小飽一蹬就過去了,小糖在大石前,對小飽投以協助的眼神,小飽只是定定地看著她;小糖又回頭看向後頭走溪的我,我停在水中央,不動聲色。她自己攀爬,對小飽來說只要輕輕一蹬,對小糖來說卻需要手腳並用……她爬上去了!我在心底大聲喝采,走到她身邊,在水聲隆隆裡對她豎起大拇指,就這麼看見小糖眼底生出的自信,那是溪水和夥伴相偕所創造出來的。

    這裡好美,我忍不住坐在大石上,返身凝望溪谷。兩旁岩壁偉岸,拔地而起,朝天而生,岩壁上曲折的肌理層層壓疊,訴說千百年光陰的故事。兩岸因水流的關係閃閃發光,陽光穿透葉隙射下來,夏日正中午,這裡的溫度恰恰好。

    那是一幅非常安靜的風景。水流滔滔不止,我們卻在這角落摸索到一股深長的平靜。青蛙跳水、豆娘飛舞,黃色的落葉隨風飄落,在陽光裡飛旋。衣服被水濺濕一點也不奇怪,順勢而為,就整個身子划入水潭裡吧。划啊划啊、划啊划啊,逆水而上,不認真游還會倒退,但只要有耐心,摸清楚水流較緩的地段,就能超越流水的速度。小糖嚷嚷著:「我們是魚,我是鱒魚!」一點一點揭開溪谷的走勢,走入祂深處。墨綠色的蛇紋岩,在水邊閃閃發光,而水底有碧青色的石頭會反光,看見了麼?那是玉石。豐田玉或台灣玉,你沒見前頭許多人低頭撿玉,他們也沿溪走,走得很慢,低頭檢視溪底的每一處,撿得可認真了,收獲好的話,就會拖著沉沉的一袋。人們常選擇走溪畔的陸路繞過這一段,我覺得納悶,玉石有價,而幽靜的溪谷無價啊。這價差在心底衝撞,卻被包容一切的溪谷稀釋,每個人都因他的需求而來,親子共遊、玉痴尋寶、戶外運動者走溪,沒有什麼不同。

    我們在石頭間揀擇與走跳,渾身濕透,仰頭,水從岩壁頂端刷下來。脫下帽子和眼鏡,走上前,淅瀝瀝淅瀝瀝,任水從頭頂滑下,沾滿全身,雙手抹臉,濺起水花,啊──通體舒暢!

    小糖在一旁驚悚地看著,彷彿我是什麼無可理解的生物。這神情一樣出現在小飽架繩把她拉上岸後,無聲無息又從她身後跳下深潭。她只能默默坐在岩壁上,驚愕地看我們開心自在地在水潭裡划水。我朝她揮手喊著:「妳也來啊,一起來!」她搖搖頭,繼續嘟嘴看我們游泳。自討沒趣的同時,卻佩服她的篤定。一邊游一邊嚷嚷這就是夏天啊,夏天就要和水在一起。但我們不能游太久,因為小糖在上邊等著。她嘗試理解我們,為什麼好不容易爬上去,又要再跳下來?為什麼裸露的大石頭不跳,硬是走水路?

    回溯的時候,小糖就跳下來了。她在岸邊磨蹭了一些時間,小飽在下頭鼓勵加勸說,我發誓絕不踢她下水,她鼓起勇氣,「啊──」的一聲就下去了。三個人一起在深潭裡划水,深潭不大,潭邊有個落差的小瀑布,小飽愛跳水,他已經連跳了三次;我喜歡划向瀑布邊,然後再故意被水沖回來。這非常好玩,安靜理解水的流向,就能接近瀑布,接著放鬆身體,任強勢水流帶自己漂向岸邊,最後屁股會碰到砂礫地,水再怎麼帶,我也動不了了。聽見自己發出像孩子一樣咯咯咯的笑聲。看小糖在水潭裡自由自在划水,嘴角有微笑。

    我們快樂無比,以為自己是水裡的魚,小飽卻冷不防滑落了。

    他跳水跳得太順,在翻上岩壁時一時大意,就掉下來了。小糖的游泳動作嘎然而止,我心裡頭驚惶,跑上前探看,好在地勢不高,腳扭到但無大礙,至少可以如常行走。

    這個小小的意外,讓我們驀地回到現實,冷靜下來。

    這就是一種提醒,正面反面都是禮物。

    下溯一路,我們小心翼翼,水大時,上溯和下溯的路會不太一樣,我還是好喜歡水路,因為逆水而上或順水流都需要智慧,走溪時刻會遇見各種各樣的自己,瘋狂的、謹慎的、勇敢的或怯懦的,溪谷教導我柔軟與順勢,不要急著改變他者或抱怨現況,只要了解當下地勢,你總能找到一條路前進。多麼珍惜,我們在這裡。仔細聽,谷地裡的風帶來的訊息,水裡有石頭滾落,陽光隱身在雲後。我一邊走,一邊感覺自己逐漸縮小、縮小,縮小到和石礫一樣,成為溪谷的一部分。

    最後一小段長廊,因水不深,我們走著走著,卻見小飽從身旁游過,輕輕鬆鬆順水流去,他看起來好像很自在,我也嘗試把身體放平,跟著水走。發現水的力量,輕輕推著身體,無須使力就能前行,流水的幫忙讓自己如虎添翼,我們向下游而去,忍不住歡呼,啊,好神奇啊!這是一條天然的滑水道,呼嚕嚕一下就到了清淺的沙洲。「還想再一次……」我懷念那樣的輕柔順暢,三個人又返身上溯,走到長廊中段,再划入水裡。水像媽媽,擁抱自己,我全然接受,她也全然接納我,全身上下都裹上一層冰淨的透明感,從前怎麼會不喜歡溯溪呢?

    學生時代,我參加登山社,社團爬山和溯溪的活動很多,我們把許多個假日都花在野地裡,與自然共處。我喜歡臭氣相投的社團夥伴,卻無法像學長姐一樣如此熱愛溯溪,每當背上大背包,掛上一堆技術裝備,我努力前行,卻感到吃力。跌跌撞撞地走,頭盔總是遮住視線,跳石頭讓膝蓋不勝負荷,我把大多的精力都消耗在身體的不適應上,沒有多餘的力氣享受。我害怕風吹,總是簌簌發抖,開始不耐,還要等多久攻擊手才能爬上瀑布?隔天早上,好不容易乾爽的身體又得穿上冰冷濕透的防寒衣和溯溪鞋,看著夥伴抽氣伴隨尖叫地套上,我遍尋不到和溪水共生的節奏。

    我於是判定自己不喜歡水,只要想到渾身濕透還要負重前行就皺眉。誰想得到,有一天會如此悠游自在……我在水裡,和水嬉戲,水流刷過石頭的同時我也刷新了自己,天啊我好喜歡水!真是快樂無比。

    謝謝大溪祗神,謝謝花蓮,謝謝我生在擁有高山流水和湛藍大海的島嶼。我在她的懷抱裡,得以慢慢學習,大山大水授予我的自信和自在。我珍惜過去所學,加以融會貫通,把現有的環境條件置入生活,開展一段段旅程,然後發現自己的韻律與節奏,與大地並無二致。

    溪谷漸次開展,河床變大了。小糖睜著閃亮亮的雙眼向我宣讀心得:「獨立,是創造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