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24 3月, 2011

三月二十四,隨遇而安 (高雄)




我試著學習一件事
在自我設定的目標裡照顧他者的期待,
然後能隨遇而安。
這件事對我而言很難,但就是因為困難才要嘗試跨越,
以自我為中心的思考有時的確偏頗任性(他者言之自私)
奇怪的是,當你盡力去平穩兩者(自我與他者)期待的震盪,
不停安撫內心的徬徨不安,小心翼翼前行,
最後卻看著兩個端點奇異地慢慢繞成一個圓,連自己也吃驚。

除非二者期待完全背道而馳,不然我應該考慮兼顧。
老師總是在我們左右為難之時拋出一句:「不能兼顧嗎?」
我常常想念她說這句話時的理所當然。

昨晚我有三小時的瑜珈、有氧、和舞蹈課程,
有氧與舞蹈中間間隔一小時能吃飯,而且不能吃太多,
因為舞蹈課是我最期待的。
但媽媽打電話來,說今晚她有煮,你聽得懂她聲音後頭的盼望,
所以我說,好,我騎車回家吃飯,再趕回運動中心。
(天啊,我竟然可以這麼說!)
回家吃飯前,你在心裡掙扎著不想,為著麻煩、為著母親經常煮飯。
回家吃飯時,你在心裡困惑於等一下真的要回去跳舞嗎?
懶惰與諸多藉口同時湧上,而且你忍不住吃得多了,
你不停慫恿威脅利誘自己驅車回舞蹈教室,連拐帶騙。
直到上完課以後,小小的滿足才讓你有那麼一點自信,
今天的掙扎是值得的。

這必須不斷地反覆練習才行,不能只把自己的需求放在前方,
有時,反而會成為阻礙前進的路障。

隨遇而安不只是你把自己丟進陌生的領域裡旅行探索,
也包含在自己熟悉的地盤內考量全部的供需,在平衡中悠遊。
藉著屏除或漠視外力以趨近於自我期待值有時是太用力了,
在能力許可之內,哪裡有需要,便順著那股力量去,
等待也是讓目標(自我需求)成熟的一種方式。
這種過程像是播種,其中所取得的關係和情感,
有時並不是隨遇而安的瀟灑可以企及的。

我學習著這些道理,用自身最易犯的毛病去試法,
如果它是一種修行。

稿子因這種練習拖延了,而我知道有一天我還是會抵達。
如果我能隨遇而安。
當焦慮與躁鬱侵襲,我必須不厭其煩地與之打辯論賽,
這時我又要舉出第一百零一個例子
熱帶雨林的部族因不忍心尚未成熟的香蕉被扔掉,
而就地坐下來等待香蕉成熟。
「你們,到底在急什麼呢?」

她說,以前我會希望自己是一顆石頭,現在不會了,
我現在希望自己是一條靜靜流動的小溪。
我在這頭輕輕地點了點頭,很高興聽見她這麼說。

以前我希望自己是一顆自由自在隨風飄遊的種子,
如今我會希望自己是一株落地的大樹。
你的葉子飄落了,但你還是緊緊抓住土地。



21 3月, 2011

三月二十一,不關 (台北)









我沒有去花博,
動物們給予我許多力氣,
那些姿態和神情其實跟人類很像,只是需求簡單得多。
花豹的優雅從容、猴子溫潤的母性、以及
幹,馬來熊也睡得太豪邁了吧!我真是太欣賞牠。
(馬來馬來,我可以跟你做朋友嗎?)

看了學長的小孩,我叫他丹丹。
看學姊把三個多月的丹丹放進澡盆中,
看丹丹從哭鬧變安靜享受,只是一瞬間的事。
我抱著丹丹,自顧自教丹丹跳舞,看他咧嘴而笑。
學姊:齁~他的笑點真的很低耶~~~
我在心裡OS:像妳啊~~~
我抱著丹丹,聞著嬰兒的香氣,看他吸啜奶瓶的滿足。
看他一邊吸著一邊睡著,拳頭從緊握到鬆開,
大人在此時,其實跟他一樣滿足。

北方一周,寫稿進度落後,
我回到南方,記著動物們的身影和嬰兒的臉,
要好好追上去才行。

09 3月, 2011

三月九日。最簡單的事(高雄)


[我想要家裡客廳早上的陽光,但不想為了這個刻意去拍]
[這張照片(by失心)跟晨光很像,有水煮蛋的味道]
[最簡單的事]


一、旗山糖廠玩投藍機*1
        (左撇子與右撇子的相遇)

二、美濃老家刷油漆*2
        (啊,世界上有顏色真好,勞動節真該放假)

三、在充滿陽光的早上吃超陽春水煮蛋*1
        (迷濛的晨光,因為沒有油,不能煎荷包蛋)
        (兩個女生為了水煮蛋歡天喜地的滋味)

四、發現瑜珈裡新的動物姿勢*愈來愈多
        (原來自己不只可以學稻穗彎彎)
        (還可以和鳥、天鵝、鹿、駱駝、還有貓……一樣)
        (每次想像自己變成牠們,就非常開心)

五、一邊騎車一邊沉迷在作品情節氛圍裡*n
        (以為自己在山上,走了好多好多天)


如果你需要用條列式說明,表示不只有一件。
如果每天都發生一件最簡單的事,不管是*多少
都是最上乘的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