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07 3月, 2012

三月六日。好啦好啦田園筆記來了啦 (花蓮/壽豐)



                                                           [親愛的小麥]


植物們一直都在長大啊!跟孩子們一樣。
春天到了,雜草長得好快,我多麼希望雜草都不要長大。
可是想一想,我自己每天都在吃飯和長大,也喜歡春天的回暖,
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擔心草長高高?
果然萬事萬物都有生長的理由,所以我們就一起長大吧,
草如果長太高就稍微幫它們修剪一下髮型,
就這麼跟著四季繼續走下去吧!(哼歌)

太陽來的早上,小飽去田裡,我拿著新買的剪枝剪著前廊的九層塔,
檢查一下九層塔的葉脈,看能不能像種蘋果的木村阿公一樣依葉脈剪枝,
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怎麼理,總之就是亂理。
有蜘蛛在九層塔的枝葉間圍起好大一張網,也一併理掉了。
然後把冬被都送到後院曬太陽,
在屋裡屋外進進出出,像螞蟻一樣辛勤工作。
等到我把棉被全部都曬完,整理前廊時,
那隻蜘蛛竟然又在原來的位置重新織起了一張網……
八角框的蜘蛛絲很細很細,陽光下閃閃發亮,一件全新的作品。
我蹲在那裡看著,短短的時間,蜘蛛也完全沒有懈怠啊……
突然很欣賞蜘蛛的不放棄,所以,也就任由蜘蛛網圍起了,
因為蜘蛛這麼奮力地織網,牠一定也很高興春天的到來。

第一次,這麼清明地感覺著萬事萬物正在復甦,
幾次小飽從田裡回來,都碎念著田裡的小麥。
「小麥要被小鳥吃光光了……」他憂心忡忡這麼說。
然後腦袋裡不時想著保護小麥的方法。
有天,菜鋪子下班,他拉著我去買網子,他要用白網把小麥通通圍起來,
我在貨車上等五金行裡的他等了好久好久,
最後他上車,兩手空空:「一個網子要一千塊……」
我完全可以想像他拿著網子站在人家店裡踟躕的樣子。

前幾天,跟他到公田裡施肥和收玉米,
車還沒停好,就看見好大一群麻雀站在麥田裡,
「走開!走──開──!」我朝窗外大喊,
麻雀們忽一聲都飛走了。
麥田上,有小飽自己拉設的許多閃光條。
那是他默默去買好的金色包裝紙,買回家自己剪裁成條狀,
一條條綁在紅繩上,再用竹竿插立起來,像山上的路標。
這種路標會反光,聚集起,陽光照耀,風吹過,
整片田都會飛舞,發聲,以及發光。
「是登山社才會這樣綁。」他語帶得意地說。
「應該有短暫的嚇阻作用吧……」我看著落到另一片田裡的麻雀們。




麥穗要從綠色轉為金黃色了。一轉為金黃色,小鳥就會來。
我強烈感受到小飽為小麥的焦急,也終於理解從前原住民種小米時,
為什麼會說:小鳥不要來。
想起種蘋果的木村阿公,我說:
「如果另外去找食物灑在田裡,小鳥就不會吃麥穗了。」
小飽想了想,說那可以去買粗糠。

蹲下來,麥穗在藍天之下好好看。
我喜歡那片飛舞的光之路標,混雜著登山的影響與記憶,
我們的海拔降低了,降到與大地一樣的高度,還有好多不明白的事物。
還要更謙卑、體貼一點才行。
要能種下,又不與大地爭寵,這分寸的拿捏真不容易啊~
「如果更多的人種麥了,小鳥們來不及吃完,分攤風險,也許才有收成吧。」
小飽這麼說。



昨天他回來,說麥子肯定會被吃光,哪天去田裡把小麥剪下來帶回家裝飾好了。
「咦,為什麼不要留著給小鳥吃?」
他疑惑地看著我,我也疑惑地看著他。
我才明白,麥子是他的結晶。
因為麥子不是我種的,光之路標也不是我搭的,我才會想那何不分給小鳥吃,
小飽的心裡,一定很討厭小鳥。哈哈哈,果然是農夫,真可愛。

我陪著他去為玉米施肥,像觀光客一樣拍了歡喜扛鋤頭的照片,
這個下午,兩個人在田裡做事,許多朋友經過了我們。
開著貨車的大王看到,興奮地舉起相機拍著田裡的人,兼雜現場賤嘴播報;
開著轎車的小藍看到,停下來問我們這是玉米田第幾次的施肥?
我開心地舉手:「我是第一次!」;
騎著單車的小瑩來了,笑著說:「來田裡都不會揪一下喔?」
穿著七分褲的他不怕死地(小黑蚊啊~)走下來了,
我把鋤頭交給他,咚咚咚就跑去另一邊摘成熟的玉米。

只有三排玉米,是小飽在平和最早種下的,雪珍玉米。
玉米很棒很努力,長得很高,結了胖胖的果實,
裡面都是,雪裡的珍珠。
我一根一根慢慢摘下,每次摘下前都跟玉米說:謝謝。
如果有一種關於長大、豐盛、完滿的聲響,大概就是凹折玉米的一瞬,
那聲清脆的「咯嘣!」吧。


我一邊收,一邊想著等一下帶回家,再分享出去,
只要想著包裝送給他人,只要想著玉米/地瓜/花生換家具的活動可以開跑了,
就滿滿的開心啊~

就從田裡的小瑩、最近的評芳家開始,
然後下午去璞石烤麵包,晚上去佩馨家看阿莫噫和妹仔,
我一包一包地送,把15根玉米通通送光光,
送出去的時候,就聽見了那一聲長大、豐盛、完滿的聲響:
「咯嘣!」
然後,就有了一個完整。

最驚喜的,是飽叔(小飽)送阿莫噫玉米。
佩馨媽媽說要像頒獎一樣,我想說這也太白爛了吧……
想不到阿莫噫開心地站起來高舉玉米,像得了奧運金牌。
她的笑容,讓所有的大人們都笑了。
我們把玉米袋子打開,飽叔拿出生玉米,撥好,再拿給阿莫噫,
晚間十點,她啃得滿嘴都是雪珍的白汁液,我們哈哈大笑。



如果一顆種子,能順利長大、結果,
讓孩子也吃得開心,一口接一口;
如果一株玉米,能完成它的一生,
在交遞生命的同時也傳達滿滿的感謝,
那也是植栽者的福氣吧。

各位各位(敲鑼打鼓)~~~
地瓜(玉米/花生/麵包,僅以地瓜為代表)換家具的活動陸陸續續要開始囉!
我們慢慢、漸漸步上軌道了,
我喜歡為你們把玉米裝進回收袋裡的感覺,就像小飽喜歡種下去一樣。
我知道你們當初給家具時一定沒有很認真想著地瓜,
說不定只有單純兩肋插刀的心理,
但我可以大聲宣告:你們完蛋了!我是認真的!小飽更認真!!
花蓮的朋友們請把我們時不時送農作物的舉止當家常便飯吧;
外地的朋友們請有耐心等待,未來不知名的包裹,或者哪一天
我會出現在就近的車站:)

喜歡平和這名字,
住在平和村,套一句書琴的話:因為,每天都要心平氣和地生活呀~
謝謝這個春天,謝謝這些家具。
前天晚上睡覺前,我扯著棉被喃喃:
我喜歡這裡,喜歡每天晚上都在蟲鳴中睡覺,每天早上都在鳥叫中起床……
喜歡每天的每天都在蟲鳴鳥叫中睡覺和起床……
我就這樣講著講著,就睡著了耶!!(而且小飽一邊用電腦一邊偷笑……)

呵呵呵,希望大家的春天
都有這樣瑣碎的開心四處亂竄

平和家 虫鳳&小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